第一千三百二三章 旖旎血腥溅 叛徒恶下场

    三人进入屋子中,一股血腥气直刺鼻孔,其中一个伙计抖了抖身上的雨水,顺手打开了火镰火绒,屋中的情形让他们大吃了一惊。

    这座卧房本是靳芳流置放徐云若的所在,薛大老板警觉心颇重,唯恐出了差错,就算是在长风镖局的心腹重地宏升客栈,一样不敢掉以轻心,此行干系着长风镖局的身家性命和数十年的威名,所以就算是在宏升客栈之内,一样在周围布下了许多长风镖局的弟子门人,真可以说鸟飞不过,蚊蝇难进。

    只是那本来应该躺在床上的少年杳无影踪,床上似乎一片狼藉,应该是有人将床上的徐云若在慌乱之间架走,因为蚊帐帘子被撕扯的七零八落,挂钩跌落在地上。

    地上更是一片纷乱,桌椅板凳横七竖八,脸盆被打翻在地上,水湿一片。

    一个女子两眼圆睁,怒目向天,酥胸半露,除了外面罩着一件袍子,里面几乎是赤身露体,咽喉间插着一支细小锋利的弩箭。

    她躺在地上,五官四肢保持着挣扎的状态,身子下面是她受伤的咽喉处流下的血迹,向四面殷浸,白绢的袍子被鲜血浸染,殷红的可怖。

    那弩箭不长,黑黝黝的,尖细锋利,后尾有羽锋,乃是青城派和蜀山派独有的利器诸葛连弩。

    相传这种利器乃是两派的祖师诸葛青阳流传下来,诸葛连弩乃是三国年间战阵交锋时候令魏吴两国闻风丧胆的蜀国利器,出自诸葛孔明之手。

    世人尽知诸葛亮的用兵如神,忠臣楷模,后世之人因为三国演义的附会玄虚,对于他发明的木牛流马,诸葛连弩这些本属于方技列传的器物不大在意。

    其实汉朝士人极为重视制造器物发明,远不是后来空读四书五经,幻梦书生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或者手无缚鸡之力的孔孟迂腐弟子所能比,如一代文豪张衡,一样也是发明器物的大发明家。

    诸葛连弩经过诸葛亮的玄孙,这位武林大哲诸葛青阳的改制,已经成为适合作为武林技击的弩箭。

    不知为何,西域玄都宫也有这种诸葛连弩,而且制法详尽,制造出来的弓弩远比青城派和蜀山派的更加小巧精妙,锋锐莫比。

    弩箭穿喉而过,将那女子连脖子钉在地上,插在地上足有三寸之深,这应该是她中箭倒在地上之时,余力尚且不衰,可见霍灵素力道的雄强,也足见这弓弩的威力。

    其实他们不知道,另一个女子的遭遇情形类似,只不过她的尸体被同伴蒙面女子的虚张声势瞒骗霍灵素给扔出去做了障眼法。

    她的遭遇要比这个同伴更加悲催,死了也便罢了,还被霍灵素一掌震碎胸膛,打飞了出去。

    她们乔装做遭受洪灾的灾民,进入宏升客栈,原本未曾存留着好意,哪知道被不存好意,好色贪欲的靳芳流收拢,想要趁机耍弄她们。

    她们进入宏升客栈,自然有所为而来,今夜本来想在欢愉无限之中挟持靳芳流,查察欲知的景况,哪知道未曾打听的 出来薛大老板押解人的下落,已经命丧在霍灵素的弩箭之下。

    两个无名角色,因为身为娇弱美艳的女子,似乎还让人生出一番怜香惜玉之心,对她们的玉殒香消必赢亚洲76.net本来有一腔幽伤。

    只是想起来她们假扮灾民,乔装模样博人同情,以女子的狡黠让人重计入彀,倒也一点点同情也都没有了。

    江湖丧乱,怜悯又有什么用处呢?兴许她们得意猖狂的时节,根本就看不上你们这些穷酸无聊的文人。

    在她们的世界,她们雪月风花,意气骄人,眼中都是白马王子,黑驴王老五。

    她们心中所想的,与靳芳流这位名震天下的长风镖局的江湖英雄倒也算是般配,就算是他们有意挟持靳芳流,也未尝不存在个自荐枕席于这英俊健壮的长风镖局的二号人物的意思。

    只可惜,他们欢愉有限,风流孽债未偿,便一个个丧命重伤。

    靳芳流似乎骨头全都被抽离,稀软瘫倒在床边,满脸痛苦,满头汗水,歪着脖子,四肢抽搐,却苦于动弹不得。

    这位本来兴致高涨,今晚想独占二美,胡天胡帝猖狂一番的长风镖局的二号人物,长风镖局长安分舵的当家人,西北一代武林中的豪杰人物,此时如死狗一样的蜷缩在那里,满脸的惊恐。

    那蒙面女子押解着靳芳流进入屋中,事起突然,霍灵素一弩射杀她们两个,他一下子丧了两了同伴,心中悲愤异常,好在瞬间熄灭灯光,才免了自己的大祸临头。

    他怕靳芳流出声,反而露出自己的位置,因此出手制住他的哑穴。

    长风镖局两个弟子看这屋中的情形,究竟他们年轻,一咧嘴,靳芳流眼眶怒出,张大了嘴,正在痛苦的挣扎,嘴中吐着血沫子,看情形应该是五脏受了重伤。

    靳芳流看到他们三个人,眼中流露出来无限的恐惧,就如望见了索命的无常厉鬼。

    三人见到他的模样,也大为可怜,心生恻隐不忍。

    毕竟他也是长风镖局的弟子,虽然长风镖局要的就是对于叛徒和敌人要铁石心肠,决不可心生怜悯(因为对敌人的慈悲,便是对自己的残忍),只是晚上还把酒言欢,此时反目相向,他们委实做不出来。

    刚才听到薛大老板的怒斥,知道他靳芳流是个叛徒,眼见他如此模样,倒也并不同情,还觉得他应有此报应。

    薛大老板钟爱的弟子,却是个心怀叵测,背叛长风镖局的可耻叛徒。想起来,他是何等威风八面,就算是在江湖之中,也算是一流的人物,在长安城中,十余年来,更是骄横煊赫,财势无匹的大人物。

    凭着长风镖局,他得到如此地位财势,因人成事,因势成强,他不思回报,还想着背叛长风镖局,还幻想着将长风镖局的财产据为己有,真是贪得无厌,猪狗不如。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