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远房亲戚

    那些小孩子见到我,都叫起来:“阿叔,你对象来了!你对象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是文大小姐来了。乡下的小孩子见识少,见到两个青年男女在一起就会理所当然地以为是在搞对象。我也懒得去跟小孩子解释,就笑了笑,走近一看,这还是一辆嘉陵摩托,非常新型的东西,国产品牌,不过价格也非常的不便宜。

    走进家门,果然见到文大小姐正坐在我全家最新的一张硬木椅子上,正微笑着和我老妈比比划划地说话,老爸和弟弟也在,不过都在微笑着喝茶,没说话。毕竟他们都不知道普通话怎么说。

    八仙桌上泡着一壶茶和几个盘子,盘子里就是我们那里一般情况下都没人买来吃的茶泡、马蹄饼和白糖糕。这是过年或者亲戚来时才会买来招待的,因为那时候钱金贵,没什么人花钱买这些东西吃着玩。

    老妈子自然是打从心眼里喜欢文大小姐。哎,这老妈子,也不认真想一下,凤凰会落到乌鸦窝吗?真是不要太过一厢情愿。

    文瑜见到我回来,笑道:“累了吧?快坐下来喝茶。”说着动手给我斟了一杯。

    我看人多,自然不好跟她探讨今天去黄桑岭的事情,就只是问道:“门口的摩托车是你的?”

    文瑜笑道:“是啊!我想接下来会经常走动,总不能老是骑自行车。你们这里的自行车也太笨重了,不方便。”

    我摇了摇头,喝了口茶,给她下了一个结论:“有钱就是好!”嘉陵摩托车的价格我也略有耳闻,在1万以上。在80年代初,多少人还没达到万元户的?家里拥有一辆摩托车,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当然,这摩托车并不是我的。

    文瑜笑道:“肯定是有用的。如果想出去兜兜风,骑着自行车能走多远?有了摩托车,那是很快就可以到达的,一天之内走个三四百公里都可以,只要不嫌累,一路上有加油站。我觉得你们这里山清水秀,很值得到处转转。”

    我们又说了一些闲话,喝着茶。突然之间,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还有好几辆自行车的支撑架被架起来时发出的声响,这表明有几辆自行车停在了我家门口。

    这又是谁来了?

    我站起身向外看去,就见到门口大踏步走进来几个人,有男有女,女的手里提着藤篮,篮子里自然是猪肉、发糕一类的东西,我们那里走亲戚是要带上这两样的。所以,这显然是来走亲戚的,可是我好像不认识他们啊!

    为首一人高声叫道:“舅婆舅公在家吗?”

    我老爸和弟弟快步走上去迎接,老爸说:“哎呀,你们怎么来了?”

    为首那四十多岁的人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听说你们家当兵的回来了,我过来找他说点事。”

    老爸说:“在这里,就在这里。”

    那人立即过来要跟我握手。弟弟在旁边告诉我:“这就是阿七他爸,论起来你也可以叫他舅公,十八舅公。旁边的是十九舅公和十九舅婆。”

    我明白了,这就是那个远房亲戚。可是他来找我做什么呢?难道是……

    客气地握过了手,请他们坐下,老妈又去洗了几个茶杯和筷子,给他们斟上茶。文瑜对我使了个眼色,说道:“你家来客人了,我先走了,晚上你再来找我?”

    我摇了摇头:“多呆一会吧!吃过饭再回去。在我们这里,来了就肯定是吃了饭再走的,不吃饭就走是不礼貌。”

    文瑜只好继续坐着。她听不懂我们这些人的说话,只能是在那里闷坐着,好不尴尬。

    为了把这尴尬的时间尽快过去,我就开门见山地问这个不请自来的十八舅公:“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十八舅公给我敬了一支烟,说道:“唉!本来你千里迢迢从外面回来,我不应该马上就来打扰你,特别是你还在谈对象,我过来简直就是煞风景。可是想来想去,除了找你帮忙,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还请你看在亲戚的份上,帮我家的阿七一把!”

    我愣住了:“这个事我也知道了,深表遗憾。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帮什么忙啊!”

    十八舅公说:“你这么说就见外了。上回你和你对象揭穿了张军宝的骗子面目捉住了他养的鬼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十里八乡。别人捉不住的鬼,你有办法。那这件事,你多少帮我看看,到时要是真没有办法,那我就只好认命了。”说到这里,他的眼眶居然就红了:“我那苦命的阿七啊!”

    众人都发出叹息之声。我苦笑道:“你说得太严重了。不过既然人命关天,那我肯定会帮忙的。但是我并不是茅山天师,从来就没有学习过这些东西。我就怕到时会让你失望,辜负你的期待。”

    十八舅公见我答应就十分欢喜:“好,好,好!我就喜欢这样,一口就答应了。至于能不能帮到,那是命中注定,强求不来。”

    我对他说道:“这么大的事情,你光指望我是不靠谱的,我也担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照我说,你各方面的高人都请请是最好,人多力量大。”

    十八舅公连连摇头:“有什么用?浪费钱财。先生神婆请了一个又一个,又是烧符又是跳神又是驱邪,什么用都没有。人现在在县医院吊针,但那些医生也看不出来什么,没有一个人懂得。西医院转到中医院,中医院转到西医院,完全没半点起色。”

    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不好意思地说:“现在我们把钱都花在医院和先生神婆身上了,快见底了,你有没有……”

    这是要借钱。人命关天,我也不会吝啬,就一口答应下来。十八舅公更是欢喜,用力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当过兵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

    说到这里,他抬眼看了看周围,让女人都先退开,然后直截了当地对我说道:“我听小孩子们说了,昨天晚上你和对象吃田螺时,碰到老同学,你的老同学告诉你阿七和那个阿莲有关系,这才出事的。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那个什么黄桑岭?”

    我皱了皱眉,说道:“不瞒你说,上午我已经去看过了。就目前来说,我得到的信息并不多,也不能足以确认。如果你要看,我肯定会带你去。不过我要说清楚,最好多带几个人一起,分开一起看。”邱氏祖坟有破洞的事,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说为好。万一这个远房亲戚直接抄起铲子锄头挖人家的祖坟,那问题就大了。

    十八舅公又说:“不仅要看看黄桑岭,还要看看那个阿莲葬的地方。必要的话还要去问问她家里人,了解一下情况。两个人一起出问题,肯定是有关系的,说不定能问出什么来。”

    我又皱起眉头,心想这都好问?你儿子和人家女儿打野炮打出问题来了,人家的女儿都死了,你还上门去问人家这事,人家搞不好要你赔命!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