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9章 黑巫术(中)

    很快,伊诗婷就从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捡起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

    我们几个也被她的举动所吸引,便连忙跟了过去,凑上去一看,伊诗婷手中拿着的赫然是个死去的乌鸦。

    那乌鸦胸口有一个血洞,体温仍旧残留着,伤口位置的羽毛有灼烧的痕迹,显然死去不久,应该就是我用枪打死的那几只乌鸦中的一只。

    原先匆忙之下没有过多注意,此刻一看这乌鸦,才发现这乌鸦很有特点。

    首先就是它的体型了,要比一般的乌鸦大得多,一般的乌鸦体长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公分,可是眼前的这只乌鸦体型却比寻常乌鸦打了好几圈,体长至少都在六十公分开外了,据我所知,这么大的乌鸦也就只有渡鸦里面才会出现了,而且还是渡鸦里面非常大的那种!

    不过,就算是渡鸦我也见过,而眼前的这乌鸦和渡鸦还有区别!

    区别最大的,莫过于它的尾巴、嘴以及爪子了。

    寻常渡鸦,尾巴展开如扇,并不长,可是眼前的这东西尾巴上的羽毛却是格外的长,而且羽毛上面还隐隐泛着彩光,倒是与一些雄性的野鸡有一点相似了。而且,渡鸦的嘴巴和爪子都是黑色的,可是眼前这乌鸦的嘴巴和爪子全都是血红色的,红的晶莹剔透,如同血浆一样!

    怪哉!

    我心中一个劲儿的狂呼,总之,我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乌鸦的。

    伊诗婷看到这乌鸦后,面色一点点的趋于凝重,来回检查了一圈以后,一下子翻开了这乌鸦已经闭合的眼睛,一颗通红的眼睛映入我们几个的眼帘。

    那双眼睛……

    我看到后身上汗毛倒竖,因为这乌鸦的眼睛忽然是线形的,与猫在阳光下的瞳孔差不多,据我所知,除了一些猫科动物,拥有这样眼睛的就只有冷血动物了!

    我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乌鸦会生有一双线形眼睛!

    “有什么眉目吗?”

    苏离看向了伊诗婷,很关心这个问题,不等伊诗婷回答,她就自顾自的说道:“恕我直言,我在阴行中闯荡也有些年头了,古古怪怪的东西见得多了去了,真要是把那些个东西一个个的写出来,传出去恐怕得改变世人对物种的认识,可是,这东西我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太邪性了,我总觉得这不像是天生地样的物种,倒像是某种邪恶力量培育出来的东西!”

    “你还真是说对了……”

    伊诗婷的面色古怪了起来,扭头看了苏离一眼,忽然说道:“姓苏的,你跟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弄出来的了?如果你知道,大可以说,别在这里装糊涂,看在我眼里面就跟指着和尚骂秃驴没区别!”

    从伊诗婷的语气里,我竟然隐隐听出了火药味道。

    这女人这是咋的了?莫名其妙的就来气了。

    我被她的态度搞的是满头雾水,别说我,苏离都愣了,然后苏离就蹙起了眉,显然也有些恼了,咬牙说道:“我说你这疯婆子什么意思?怎么的我就又指着和尚骂秃驴了,我特么就是跟着我自己的经验猜测了一下,怎么的还得罪你了是不是?真不是我今儿个在这种节骨眼上炸窝,臭娘们你过分了,我知道你看我不大顺眼,但既然走在了一起做事儿你就得有个做事的样子,别处处歧视老娘,随处整幺蛾子!”

    平心而论,这事儿是伊诗婷的不对!

    正所谓这三个女人一出戏,和女人一起做事儿就是麻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犯了哪门子的劫,身边才招来这么几个难缠的主儿,一言不合就搞内讧!

    可没辙,这队伍是我聚起来的,眼瞎出了矛盾,我多少得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于是我就跟伊诗婷说:“行了,你有啥话就拿到明面上说呗,别老是搞分裂!”

    伊诗婷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疑惑,看了苏离半天,才嘀咕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这东西的出处了?”

    苏离没好气的说道:“我要知道还至于在这请教你?”

    “好吧,这次确实是我误解你了,给你道个歉,原谅则个!”

    伊诗婷随手丢掉了那只乌鸦的尸体,叹了口气说道:“这东西的名字叫做血眼乌鸦,确实不是这世界孕育出来的物种,是修行者培育出来的!最重要的是,培育这种血眼乌鸦的手段,是守夜人一脉的……”

    卧槽!

    这回可真是一重磅炸弹!

    我都被炸的晕晕乎乎的,原来是守夜人一脉的手段,难怪这伊诗婷对苏离带上了敌意,苏离一言说中了这血眼乌鸦的根本,伊诗婷只以为苏离是清楚这东西的出处呢,苏离说是邪恶力量培育出来的,那岂不是就是在说我们守夜人一脉的力量是邪恶的?要不伊诗婷说她指着和尚骂秃驴呢,闹了半天这就是个误会!

    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守夜人怎么会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呢?

    如果……

    我不敢想下去了……

    苏离也一样懵了,过了半天才讷讷道:“这手段是守夜人的?只此一脉,别无分号?”

    “独家的,别无分号!”

    伊诗婷苦笑道:“知道守夜人为什么被人称之为黑乌鸦么?全都是因为这种东西了,只不过,近些年来,守夜人各处传承损失严重,除了漠北守夜人以外,其他守夜人几乎全都丢失了这种古老的禁忌巫术,所以,你们很少能见到血眼乌鸦了!”

    我怔怔的看着她,照她这么说,我们这一脉是懂得如何制作血眼乌鸦的了?

    可是,对此,我一无所知!

    “属于文曲之术。”

    伊诗婷可能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于是就说道:“血眼乌鸦极其邪恶,只有守夜人的力量才能驾驭它们,伟大的祖巫为了防止守夜人生出邪念,利用血眼乌鸦来害人,所以就将血眼乌鸦的制作方法留给了守夜人身边的文曲卫,为的就是让文曲卫和守夜人彼此制衡,如果守夜人想用血眼乌鸦为祸,没有文曲卫,他做不出血眼乌鸦,如果文曲卫想用血眼乌鸦为祸,他做出了血眼乌鸦,也控制不了,因为只有守夜人的力量才能控制血眼乌鸦,也算是平衡之道吧……”

    “这……”

    我听后蹙起眉,道:“这血眼乌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何需要如此平衡?它到底有多么强大?”

    “多么强大?”

    伊诗婷的脸上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道:“守夜人之所以让人恐惧,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力量、组织结构等等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血眼乌鸦!血眼乌鸦的制作方法是祖巫结合了西方的黑巫术与东方的萨满术以后形成的一种可怕的手段,将邪恶力量导入乌鸦体内,就能令乌鸦发生变化,成为另外一种生灵,再以魂饲之,可成妖,亦可制人,总之,一旦守夜人动了坏心思,以魂魄养血眼乌鸦,一旦将血眼乌鸦给放出去,那就是一场瘟疫,不知要收割多少苍生的性命,而且血眼乌鸦越见血,越恐怖!就这么和你说吧,血眼乌鸦的用处有很多,以后你会慢慢品味到的,曾经出现过一个疯狂的守夜人,他弄出了铺天盖地的血眼乌鸦,每每当他出没,血眼乌鸦便缭绕他而飞,必然屠的赤地千里,那就是一场灾难,后来也不知多少强者出来才镇压下了那一场祸乱!”

    关于血眼乌鸦,伊诗婷说了很多,可我仍旧是半懂半不懂。

    只知这东西是以乌鸦为载体,结合西方的黑巫术与古老的萨满术弄出来了东西,至于作用……伊诗婷也语焉不详,只说作用无限,看你怎么用,杀伤力气强大是肯定的!

    至于这个地方的血眼乌鸦用来干什么,伊诗婷就不知道了,还得继续观察。

    末了,伊诗婷还补充了一句——血眼乌鸦什么都吃。

    这就有点渗人了。

    “只是……”

    苏离忽然开口道:“血眼乌鸦既然是守夜人的手段,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守夜人怎么会和白莲教扯上关系呢?”

    “你故意的吧?”

    伊诗婷斜睨了苏离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很聪明么?难道你还没猜到是为什么吗?”

    苏离一笑,说:“不好意思说呗,毕竟守夜人好歹和你们同出一脉,用你的话说,猜忌守夜人不就是当着你们的面指着和尚骂秃驴么?”

    我没去理会这二人斗嘴。

    只是,事情到了这里,确如伊诗婷所说,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几百年前……

    守夜人里面应该出了一个败类!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点点滴滴线索来看——唐赛儿当年是被人利用了,她身边出了叛徒,这些叛徒极有可能是一批修行者,我们所见到的普照和尚或许是其中之一。

    欢喜佛门的人都出现了,那么利用唐赛儿的修行者里面冒出一个守夜人也就不足为奇了吧?

    这血眼乌鸦,大概就是那时候留下的,至于这些血眼乌鸦在拜月村发生的事情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目前尚不明确。

    而这个守夜人到底是谁,也无从确认!

    毕竟,守夜人的分支有好几脉,我们这一脉只是其中之一,到底是哪一脉的守夜人里面出现了这么一个邪性的主儿,这根本是确认不了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断然不是我们莫被守夜人这一脉,我们这一脉往上追溯几十代,生年卒月都有记载,连怎么成为守夜人、又怎么死的都有详细的记载,在明朝的时候断然没出现过这么一个角色!

    我们四人在这地儿商量了半天,最终也没能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而就在这时,我们竟隐隐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动静儿,似乎是欢呼声一般……

    这欢呼声一下子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萍子仔细听了一会儿,就说道:“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看来外面出事儿了!”

    苏离一拍大腿说道:“走,出去看看,早就知道今天晚上不会平静,果真还是来了!”

    ……

    必赢亚洲76.net楚墓说:第二更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