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吹石!全部杀光。

    此为防盗章  到最后,奴良陆生也没有将这句话对着吹石少女吐出来, 只能一脸纠结的回家了。

    他走后不久, 她家的青梅竹马提着看病礼物上门,吹石苦逼的被训了一顿。

    齐木楠雄:“是我的错觉吗?怎么你最近多灾多难到不科学的地步?”

    以前虽然也会被波及, 但没有这几天这么频繁。

    全能的超能力者若有所思。

    吹石少女啃着齐木带来的馒头,闻言努力思索, 很快放弃思考。

    “我觉得没差儿。”

    反正对她来说,时不时降临的霉运完全是不可控,不可预知,不可防护,她只有老老实实承受这一条路。

    听起来可能没有志气,但是换了别人她也觉得一样。

    谁能对老天发脾气呢?

    所以她这种有目标的人还是不要干这种白费功夫的蠢事了。

    “我说, 齐木……”

    齐木楠雄抬起头,暗绿色的眼镜像是地摊上随处可以买到的玩具, 但实际上这是用于防止超能力者不受控制的“视觉超能力”起作用。

    作为全能型的角色设定, 两只眼睛能够冒出镭射光炮实在是非常正常, 像是齐木这种力量的化身,两片眼镜也不过封印住了一部分能力,像是透视这种不可避免的视觉型超能力不仅一直在起着作用, 还像是心电感应这种能力一样无法关闭,无法禁止, 随着年龄的增长, 自身所有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不得不佩戴上超能抑制器。

    你说不知道抑制器是什么样子?齐木头上那两根棒棒糖发卡就是。

    顺说, 齐木一直是用心电感应和别人对话的,只有吹石少女是例外,原因……原因不用说了吧?她都躺医院了。

    咳,继续以一名被神宠爱的人发言,齐木想要当个普通人的愿望似乎过于不知好歹,但光是透视就能将妹子的外表无视看到“内在”,那么被爱到当一只一辈子的单身狗似乎算不上幸运。

    类似盯着人超过十秒就能看到人体骨骼的超能力,齐木身上多不胜数,全能带来的就是全世界类型的麻烦,为此他不得不一再克制,然而吹石最近接连接触的意外伤害已经大于过去两年的总额,这让齐木不得不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

    也许该使出些非常手段了,

    齐木楠雄严肃的在心里想道。

    而被他担心的人还在无知无觉,叼着馒头看着手里被齐木送来的漫画,一边儿吃,一边儿翻页,时不时抬头看面无表情的竹马一眼,叫他一声后,更是轻松的说道:“我跟你说,我之前遇到一个超帅的人,我觉得要不是他太危险,我就要心动了!”

    “咔嚓——”

    无声捏碎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齐木楠雄冷漠的用能力恢复好,将这个东西瞬移回原位。

    他没听见隔壁房发出的惊疑不定的叫声,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吹石身上。

    齐木楠雄:“打倒便利店抢劫犯的那个人?”

    吹石欢快:“对啊!”

    “……”

    决定收回,最近不是意外太频繁,是某人太作死。

    齐木楠雄:“吹石,你知道自作自受和自找麻烦的意思吗?”

    吹石:“……变着法儿骂我傻?”

    齐木楠雄:“你知道就好。”

    吹石翻个大大的白眼,“人家真的很帅好不好?橘色的披风,小马甲,复古的打扮虽然不流行,但是气质很沉稳很酷啊!个子倒是不高,但是小小的和深沉气质反差蛮大的,尤其是他还抽烟!抽烟哎!能想象吗?呜啊!我的萌点都被戳中了!”

    齐木楠雄听不下去的拿起一只馒头塞她嘴里,“冷静点儿?”

    吹石咀嚼着软绵绵的外皮,合着豆沙馅一起吃进肚子,她舔着嘴巴问道:“真好吃,是什么牌子的?”

    齐木楠雄回忆一下妈妈把东西交给他时说的话。

    下午的齐木宅。

    齐木妈妈:“小吹石又住院了,楠雄把这个给她送去吧,相信没有亲人的小吹石一定饿着肚子嘤嘤哭呢,啊,好可怜!!”

    看着抹着眼泪的妈妈齐木楠雄一度无语,但他还是接过纸袋。

    “什么东西?”

    齐木妈妈立马在东西脱手时喜笑颜开,食指点着嘴唇做出可爱的样子。

    “是妈妈大学同学来做客送的馒头,是家老字号哟,叫七辻屋,只有去当地的店里才能买到,你就拿去给吹石吃吧,顺便告诉她,晚饭妈妈包了,叫她安心养伤。”

    ……

    “就这样。”

    齐木指着以上对话原模原样的复述给吹石。

    吹石听完捂嘴笑道:“多谢阿姨,哈哈哈,齐木你这副样子好好玩!”她笑的直蹬腿。

    齐木面无表情维持一手指天的姿势,配上那张缺少情绪的脸,意外的呆萌。

    在超能力者忍不住毁灭世界之前,吹石因为扯到手臂伤处不得不在齐木楠雄的忍耐限度前停下,没有将人撩拨的炸毛,吹石少女表示遗憾。

    齐木楠雄:“你说那个人的能力是异能力?”

    吹石看着屋顶发呆,陆生很够意思的将她送进单人房,不然凭她的经济能力,住医院也只能挤六人房,还可能是没床需要打地铺的那个,听到齐木的问话,她无可无不可的点头。

    “对啊,说起来异能力和超能力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的想道,但在吹石转过头询问的看向他时……

    齐木楠雄:“异能力和超能力的区别首先在名称上,和通俗易懂的超能力相比,异能力更像是一种思想的总结,虽然在能力基础上仍然脱胎自世界规则,但相比之下,异能力较之超能力在效果上格外华丽,一种异能力可能包括多种超能力组合后的效果,也就是说,超能力偏向单一性,异能力偏向复杂,但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礼物包上盒子和没包上盒子的区别。”

    吹石:“唉?所以超能力是买好的还没有打包的礼物,异能力是装在盒子里,包上彩纸,丝带,还会别朵花的精致礼品?这么说超能力者对上异能力者不是很吃亏?”

    完全不会!

    齐木楠雄←史上最全超能力的持有人,说是神也不为过的普通·平凡·高中生。

    观众言:你们从未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新一代全能型男主齐木楠雄沉默一下,冷静的说道:“是的。”

    ……

    吹石:“哦。”

    为什么是“哦”?

    听惯了的回应莫名带来一阵尴尬,齐木楠雄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谦虚了,认真思考一下,决定再把异能力的细节细化一下告知给对方,毕竟现在看来,吹石不再多知道点儿东西容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发生意外。

    抱着这个想法,齐木楠雄道:“但是成熟的超能力者大部分不会落后于异能力的使用者,应该说是势均力敌吧。”

    吹石稍稍提起点儿兴致:“咦?怎么讲?”

    齐木楠雄道:“礼物本身是没有变化的,对收取礼物的人,丝带,彩纸,盒子都是会被扔掉的东西,真正重要的是礼物,异能力也是如此,抛弃那些外在,异能力的本质也是和超能力同样的东西,是基于一种主要能力衍生出的其他力量。在这一点儿上超能力可能确实比不上异能力花样丰富,但是在往硬实力方面靠拢,等级到达四级的超能力者就有实力和异能力者抗衡,异能力的优势主要还是在它们的意外性上面,五等级的超能力者则能将许多华而不实的异能力打爆。”

    “按照你的说法,两者各有优点喽?”吹石做出思考的表情。

    齐木楠雄:“在想什么?”

    吹石果断:“在想那个帅哥的异能力是什么,会不会很华丽。”

    ……

    再见!

    齐木楠雄气呼呼走了。

    当然他本人是不会觉得自己在生气的,他只是看天色太晚了,决定回家把妈妈做的晚饭拿过来,至于被妈妈放在袋子里的甜品就别怪他当做跑腿费笑纳了。

    等到吹石看到出自齐木妈妈亲手做的爱心晚餐,找来找去没找到自己喜欢的咖啡果冻,无言的注视落到齐木身上。

    齐木楠雄少见的露出一抹微笑。

    吹石沉默一下,快速将碗里的饭扒拉干净,然后一碗糊上去。

    还我咖啡果冻!

    这样互坑的日常持续到吹石出院,那一天齐木学校正好有事,齐木妈妈和爸爸则早在前一天出门做蜜月旅行,吹石不得不自己挂着一只只露出几根手指头的手出院。

    出院的这一天,她提着几件换洗的衣服,像是好久没见过天空一样猛看,呼吸着没有消毒水气味的自由空气,她开心的想要干脆跑回家,将路费省下来,然而……

    “你就是吹石诺诺?”

    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带着疑惑的味道上下打量她。

    吹石嘴角一抽的转过头,心说这是什么情况?但当她看到来者时,第一想法成了——有缘千里来相会,居然是那一天的帅哥!

    柔软的橙色卷发,复古的马甲风衣,圆形的帽子遮挡住太阳的光并自然而然在脸上留下半截阴影。

    还没等吹石举起手欢脱的打个招呼,毕竟这算是她第一个拥有异样想法的男性,但是中原中也的下一句生生砸懵了她。

    “有人要你的命,看在你和我见过面的份上,让你死的明白点儿。”

    ……

    ……

    ……啥?

    对上她不敢置信但还能冷静发现这么多东西的眸子,赤司征十郎表示佩服,但危急时刻他收起其他思绪,理智回道:“虽然和全国推崇的野球赛事不能比,但能无视被这么多人发现的风险对我进行射杀,应该是和赤司家有关的敌对势力。”

    野球大赛也就是传说中的甲子园,那是随便一场就能聚集起七八万观众的全国棒球热潮,比近几年热度降低不少的剑道,和热度干脆就一般的弓道完全是没法比的盛大。

    这个时候赤司拿棒球大赛作比……抽抽嘴角,吹石压压眉头,尽力不让表情变得难看,“哦,对,你还有个设定是世家独子来的,那么我就不奇怪了,能推测出是哪一方的人吗?”

    赤司看她一眼,平静的转过头,看向远处再一次瞄准过来的小红点,“家父最近与政治上的几位大臣产生极大的分歧,有关于学园都市招生的问题迟迟无法达成一致,因此……”

    引发出这场刺杀吗?

    虽然是这么说,但赤司征十郎实际上也并非那么肯定,政治圈子里的事情从不那么简单,也有可能有另外势力恶意行动,致使嫌疑全都落到明面上的那个敌人身上。类似事件,赤司从小到大经历不下上百起早有经验,但像是这次这么“疯狂”的,要不是吹石同学问起来,他怕是会根据一贯的谨慎思维,并不那么肯定的落下定语。

    可是……

    他看向表情沉重的吹石,短短时间里脑子想到很多,比方说,作为无辜被卷进来的人,吹石同学需要一个理由安定内心,毕竟她是女孩子,也是“无辜”的人。

    十分有赤司未来掌权人自觉的赤司征十郎认为这样的经历纯属于家常便饭,是他“得到”前的“付出”,但吹石是以后跟政治场合完全无关的无辜的人,这让面临狙击险境都没面露难色的赤司征十郎在她的询问下皱起两道锋利的眉峰,破坏了他的俊美,面容凭空多出利剑般的锐利。

    不像是赤司会在那么点儿时间里思考那么多,吹石倒是单纯的将注意力集中到学园都市上面。

    为什么呢?因为之前她还和齐木讨论过,她自己一度想去那里上学,借助半官方力量解决掉这个糟糕体质。

    半官方。

    从这里可以看出,吹石也明白学园都市的成功是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面,民间和政府的结合从来不会有书面材料上撰写的那般和谐,因此她竟是半点儿不怀疑赤司的说法。

    在红点通过狙击/枪瞄准的部分稳稳的穿过花坛中遮挡视线的绿植定格到赤司征十郎头上时,一直没有分出心神的吹石当场扑过去将他压倒在地。

    “啪!”

    窗户炸裂的声音,和许多细小的玻璃落到地上的零零碎碎的声响。

    刚刚还表情严肃的赤司突然被一个少女强势压上来,遭受大力的身体不受控制躺倒,脸上难免呆了呆,但他马上反应过来状况,顺从的被她压制在身下。

    子弹通过弹道并在这个过程中被赋予了绝佳的破坏力,火/药在刹那间迸射出的可怕力量也让人类的智慧成了伤人的凶器。

    “啊!”

    路过这边儿的学生颤抖的指着被子弹打碎的窗户一角发出仿佛濒死的尖叫。

    马上,吹石就意识到对方肯定走了,任何一个杀手都不可能在被人发现的时候还能继续进行暗杀,那无疑是不合格的表现。

    “赤司,我们好像安全了?”

    吹石跪伏在少年的身上认真说道。

    赤司眼神飘忽了一下,落到不远处那块破碎的玻璃上面,“没错。”

    但就算知道不会有杀手那么愚蠢,但他们还是维持这个姿势等了一会儿,直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多,他们各自若无其事的起身整理衣服,并跟急促跑来的主办方说明情况。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