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磕头断手

    “既然跪下了,开始磕头吧!”

    江尘不管赵晨宇的一大堆废话,冷冷的坚持自己的观点。

    赵晨宇心里炸了。

    他作为心高气傲的富二代,从小就蛮横霸道惯了,啥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

    现在都下跪了,江尘你还要怎么样?

    给你示弱,当真我赵晨宇怕你?

    腾地一下。

    赵晨宇站了起来,牛脾气上来了,愤怒战胜了恐惧!

    毕竟年轻人,火大。

    他指着江尘的鼻子喝道:“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你真以为我怕你?我真想弄你,你他妈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咔嚓!

    只见江尘身形一动,赵晨宇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他的右胳膊成反向90度弯曲,显然是折了。

    速度太快,都没看清江尘做了什么,赵晨宇就成了这样。

    咔嚓,咔嚓!

    又是几声脆响,江尘又在赵晨宇的膝盖上踩了两脚,听响声,就知道断了。

    嘭……

    势大力沉的一巴掌,赵晨宇便和郭强他们躺在一起来了。

    嘶……

    现场被无尽的恐惧充斥,没有人再敢怀疑江尘的决心。

    咚的一声。

    有一个人主动跪下了。

    “跪不跪?”

    江尘如杀神一般,冷眼扫视了一帮吓的呆若木鸡的富二代们。

    噗通!

    一声齐刷刷的跪地上,七八个富二代齐齐下跪,此刻的他们哪里还有张狂之气。

    跟江尘相比,他们的张狂就是个屁啊!

    人家这才是狂,真的狂!

    “断不断?”

    这一声,当场吓哭了一个富二代,平时打个针他都要吓的半死,现在断胳膊,魂都吓没了。

    “江爷……您放我一马,我给你磕头道歉,只要不断胳膊,我怎么都成,我给您钱……”

    咣当,咣当……

    这小子带头磕起了响头,另外几个也跟着磕了起来。

    口里全都哭哭啼啼,比娘们还娘们。

    钱?

    江尘缺钱吗?

    他今晚来的任务就是打苍蝇,而不是要钱!

    再说了,要比钱,这里有几人能比的过?

    光是养颜粉一项,他的银行卡每天就进账几千万,缺吗?

    “自己断,还是我断?”

    短短的几个字,一帮人的求饶声戛然而止?

    什么?

    钱都不要,图什么?

    他们真的怕了,江尘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什么利益都诱惑不了,认准一个目标,就要完成,什么都改变不了。

    “江爷……我出一百万买我的胳膊………”

    “我出五百万!”

    江尘脸上闪过狞笑,抬腿就踩了过去。

    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清脆的闷响,外加杀猪般的嚎叫,地上跪着的几个人胳膊被尽数踩断,翻滚在地上嚎叫。

    训练厅内的气温降至冰点。

    一百多个围观的学生大气都不敢出,看着江尘,犹如看着杀神重生。

    杀鸡儆猴!

    江尘今晚出手,就是要震慑这帮吊毛!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呢?

    老子就是狂傲,老子就是牛逼,看不惯憋着!

    想找茬?

    铁拳教你做人!

    “今晚的事谁敢发上网,我拧断谁的四肢!”

    江尘冷冷的抛下一句,一把扯断训练室门上的铁链,走了出去。

    呼……

    所有人长出一口气,犹如刚从地狱中归来……

    狂,真的狂,有资本的狂,让人无可奈何的狂!

    服了,真服了。

    ……

    九月的天空月明星稀,校园内夜色宁静。

    刚才在训练厅出手,唤醒了江尘体内隐藏的杀戮之气,现在他的心性并没有夜色般宁静。

    江尘体内杀意纵横,心情一阵烦躁。

    自打发现蔡崇生体内的毒素和自己的相同后,江尘就经常杀意四起。

    如果不尽快解决这个心结,对修行非常不好,容易在雷劫的时候,走火入魔。

    行至星雨湖边,此刻虽然早过了门禁时间,但还是有几对情侣,在湖边卿卿我我。

    他余光一瞥,几座别墅引起了他的注意,猛然记起,自己在这湖边不是有一栋别墅么?

    就在蔡崇生的隔壁!

    现在已经门禁了,而且他也不想回宿舍,还不如回别墅去看看。

    轻轻抚摸了下须弥戒,一串钥匙出现在他的手上,江尘看了一眼上面的标签,写着星雨书院A1。

    A1?

    难道是第一栋?

    按理说蔡崇生是天南大学第一位住在星雨书院的教授,他应该是A1啊?

    为毛是自己?

    不过细细一想,张国涛确实会做人啊!

    感情A1这号一直留着呢,遇到适合的人才发出啊!

    不得不说,他的眼光很准。

    话说,不是一号的东西,江尘还不想要呢!

    星雨书院的周围种着许多植物,茂林修竹,清风吹来,涛声阵阵。

    巨大青石板铺成的小径,一直通向树林深处,夜晚的湿气比较重,石板上湿漉漉的一层。

    走在这么幽静的环境中,江尘刚才躁动的心慢慢平复。

    A1栋别墅很好找,竹林小径往里面走一会儿便是。

    江尘身法轻盈,走路无声,A1栋别墅前是一个竹子拼成的柴门,很有意境,他刚要推门而入,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微小的响动。

    嗯?

    江尘脑子迅速转了一圈。

    隔壁不是蔡崇生的别墅吗?

    这一会儿,他应该在家里养病,这里应该没人啊?

    老鼠,还是毛贼?

    江尘收回了要推柴门的手,屏息凝神,朝着A2栋别墅那边靠了过去。

    隐藏在一颗树后,他侧着耳朵听了听。

    发现这细小的声音还在继续着,像是在翻东西,现在他敢确定这不是老鼠,而是房间内有人!

    A2院内一片漆黑,房间内也没有灯光,既然有人,肯定不是主人。

    江尘摸了摸鼻子,体内太初真气涌动,只见他轻轻一跃,翻过一人高的围墙,悄无声息的跳了进去。

    像是潜藏在黑夜中的魅影,江尘向窗边凑了过去。

    屋内果然有人,看不清面容,身材清瘦,一身黑衣,正在翻动着大厅的饮水机。

    只见那人手法熟练的把饮水机的滤芯拆出来,又换了一个新的,把拆下来的那个装进了一个密封袋,收了起来。

    嗯?

    江尘升起强烈的警觉。

    就在这时,那个黑影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布,把饮水机上留下的指纹抹去了,然后静悄悄的退了出来。

    江尘收起自己的气息,无声无息的融入到墙角边的黑暗里。

    他准备抓这人一个措手不及,看看他半夜到底在干什么。

    不料,此人并没有朝大门走去,而是走到了A1和A2的隔边,悄无声息的跳入了江尘别墅的小院中。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