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归来

    每个人要走的路,都是自己选的,王振是,董晨曦是,赵浮生同样也是。

    所谓夏虫不可以语冰,企图把自己的思维强加到别人身上,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所以赵浮生尽管已经能够预见到一些事情的发生,但却还是没有办法说什么。

    只能顺其自然,祝福他们。

    因为就算他现在说了,人家也不会听,毕竟这个年代的大学生,依旧算是天之骄子,大家都觉得自己有本事,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改变主意呢。

    送走了董晨曦,赵浮生想了想,回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干脆回到了宿舍。

    至于具体要做什么项目,他还真就要仔细琢磨一下,这不是过家家玩游戏,上百万的投资扔进去,如果不选好项目,真出了问题就得不偿失了。

    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做,只要眼界不低,怎么说都挑不出问题,不可能否定。但问题是,你二零一八年找到银行,说不知其美刘老板和普通家庭马老板值得投资,你看银行经理骂你不?

    那还用你废话么?

    所以,赵浮生也得仔细琢磨琢磨,到底有什么项目适合自己,既要风险小一些,又要具有长远投资价值。

    “我回来啦!”

    谭凯旋的大嗓门响起,虽然王振和赵浮生通了电话,可最先回到宿舍的却是这个家伙。

    赵浮生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的谭凯旋:“你这是要搬家?”

    “少来,我妈给你们带的吃的,这是给你的礼物。”谭凯旋笑嘻嘻的说道:“果然让你说对了,最近股市涨涨跌跌的,风险不小。”

    赵浮生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同样的事情和不同人做,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打个比方来说,路边浴池找个洗头妹解决生理需要,无非就是匆匆结束,但如果换成某位年轻貌美,在百万大军面前问想不想看自己脱衣服的明星来一发,不说什么姿势多少次,最起码拍照留念的想法肯定是有的,而且如同绕梁三日的音乐,肯定是念念不忘。

    再比如,一个大学生,晚上去夜场服务,会让人觉得她太放荡不羁,可如果换成某位坐台女考上大学,努力毕业,这就成了改过自新励志的典范了。

    谭妈的这个心态,其实赵浮生能够理解,在她看来,如果当初自己没听赵浮生的,把所有的钱都继续放在股市里,现在涨涨跌跌可能不一定有那么多了,但她离场清仓了,只投了几万块,那么现在不管股市怎么样,她都不算亏。

    其实只是看事情的角度不同罢了。

    但赵浮生也没有必要点破,对他而言,股市这种地方,进去一次就够了。

    至于谭爸谭妈会不会听自己的劝,以后把眼光放在实业上面,那就不得而知了。终归人家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判断,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听了一个后生晚辈的指挥。

    更何况,赵浮生也很清楚,谭凯旋的父母,和王振的父母是不一样的。都说眼光决定了格局,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最起码,谭家二老的格局,要比王家二老的高一点。

    不一会儿,王振和闻宇都回到了宿舍,闻宇是先把韩梅梅送了回去,然后才回来的,几个人全都拿着家里的土特产,倒是把赵浮生便宜了。

    “晚上出去聚一聚?”谭凯旋提议道。

    这家伙寒假跟着赵浮生赚了一笔,后来自己又投了几万块钱进去,也小赚了一些,如果荷包鼓鼓,简直就不要太舒服了。

    几个人自然没什么意见,本身就知道谭凯旋家庭条件好,否则也不能给他起外号叫“谭老板”。

    出门找了一家饭店,四个人坐下来,点好了菜,要了一箱啤酒。

    赵浮生自然是不喝酒的,他现在已经习惯了没事不喝酒的生活,众人也能够理解,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就不让他喝了。

    “你们这个春节,都是怎么过的啊?”谭凯旋笑眯眯的对闻宇和王振道。

    王振耸耸肩:“就那么过呗,和同学聚会,然后在家窝着。”

    闻宇也点头:“确实,没什么意思,整天在家里待着,再不然就和韩梅梅去她家。”

    谭凯旋一笑:“别啊,你还可以去网吧,我记得你不是还有好几个网友么……”

    闻宇这家伙在和韩梅梅确定关系之前,确实有几个聊的不错的女网友,赵浮生记得,其中有一个还马上要见面了。

    没想到听见谭凯旋这句话,闻宇脸上的表情仿佛吃了大便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别提了,全都是眼泪啊,兄弟。”闻宇看着几个人,端起面前的一杯酒干了,然后擦了擦嘴,一脸苦笑道:“你们猜,和我聊的最好的那个女网友,是谁?”

    “谁啊,你认识?”王振和谭凯旋面面相觑。

    赵浮生眨了眨眼睛,脑海当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你别告诉我,是韩梅梅。”

    闻宇满脸苦涩,点点头:“就是她,这丫头从她哥那里知道我的号码,就主动加了我。我说怎么跟我聊的那么开心,又那么了解我呢,闹了半天是她……”

    他说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他人更不要说了,一个个全都笑的东倒西歪,就连赵浮生也是忍俊不禁,这韩梅梅也算是机智了,竟然想到这样的办法。

    看来如果没有圣诞节那天的突发状况,说不定她自己就已经把闻宇给拿下了。

    “对了,那你们的事情,父母知道了吗?”王振忽然问道。

    闻宇点点头:“知道了,她哥把我揍了一顿,然后告诉我,要是敢对不起他妹妹,这辈子兄弟没得做,而且还要跟我拼命。”

    几个人都知道,韩梅梅的哥哥和闻宇是十几年的发小,自然也不觉得意外,只不过兄弟变成了妹夫,这种感觉也是颇具喜感。

    “父母呢?什么意思?”王振还在问着。

    赵浮生看了他一眼,心里面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闻宇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茫然的说:“父母,没有意见啊,我们两家父母认识,到现在这个程度,也没什么感觉。我爸妈的意思是听我的,等我大学毕业之后再考虑别的事情,毕竟梅梅现在还小,我也刚二十出头,怎么着也得有了自己的事业再考虑结婚吧。”

    王振点点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赵浮生也懒得去说他什么了,有些事情不是一时冲动就能决定的,这就好像一个医生,你告诉患者:你这个病啊,现在的医学条件无法治疗,明天你会头疼,后台你会胸疼,大后天你可能会听不见了……

    这种话说完,那个患者估计挺不到一个月。

    所以赵浮生自然不可能告诉王振,毕竟从事实上来说,古往今来,无论是当权者还是普通人,其实都希望别人对自己讲真话,又害怕别人对自己讲真话。

    人大概就是这样,既想听真话,又更愿意听好话,除非是真的逼上梁山,否则没有人愿意听那些直言不讳的朋友讲出来的东西。因为听了之后,肯定心里面不舒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谭凯旋提出想要去上网,赵浮生看了看时间,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今天他不回去住,别墅那边已经给董国祥打完了电话,告诉他明后天抽时间把服务器什么的搬走。

    闲来无事,就陪着几个室友玩一玩吧。

    走进网吧找了四台电脑坐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室友们,赵浮生对于这种网吧四连坐的事情,倒是很久没干过了。

    “服务员,给我拿四瓶矿泉水。”谭凯旋大声的招呼着,很明显,这家伙从下飞机到现在,就异常的兴奋,大抵上应该是在家里面憋坏了。

    毕竟家里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压抑,谭爸谭妈虽然开明,可对他的管束也颇为严厉,再加上还有个冰块似的妹妹谭凯欣,赵浮生有时候就想,谭凯旋这么逗逼的性格,是不是也是环境所迫。

    几个人喝着矿泉水,在网吧里面联机打了一会红色警戒,在连续被赵浮生用自爆卡车炸了三次基地之后,谭老板彻底的暴走了。

    “老赵,你能不能换个人炸?”谭凯旋瞪了赵浮生一眼道。

    赵浮生点点头:“好的。”

    过了一会,他派遣工程师,偷偷进入谭凯旋的基地,瞬间占领成功。

    谭凯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赵浮生道:“你这个家伙,我觉得咱们的友谊已经要断掉了。”

    赵浮生笑了起来:“朋友,你还年轻,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闻宇和王振全都笑了起来,被赵浮生和谭凯旋的对话给逗的不行了。毕竟,谭凯旋在宿舍里一向都是毒舌别人的存在,如今也就只有赵浮生能吐槽他了。

    最关键的是,每次赵浮生吐槽,谭凯旋全都无可奈何。或许,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