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略施小计

    蓝烟柔被殷九娘叫到了屋里,甚至蓝烟柔都不知道殷九娘为什么会叫自己到屋里面去,还以为殷九娘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那。

    “九娘,你找我有事?”

    蓝烟柔试探性的问上一句,毕竟殷九娘闲杂的脸色有点不太好,不知道一会儿要跟自己说点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表扬自己。

    “丫头啊,我在这个村里已经住了快有十年了,从来都没有跟这里的人红过脸,但是你……”

    殷九娘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蓝烟柔却听的出来,殷九娘的话里有很多的内容。

    “对不起,九娘,是我……”

    “好了,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是我人老了,在这里住的久,总是对这里的人还抱有一定的感情,不想破坏这里的一切,而你毕竟不属于这里,你的天地在外面,等你的伤都好了,就带着大壮离开吧。”

    殷九娘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小屋,看着殷九娘的背影,弯着腰,背有点驼,满头的银霜如雪,一身的粗布褴褛,让蓝烟柔十分的心疼,只是今天的事,真的怪蓝烟柔吗?

    也许要怪,只能怪这个世道吧!

    吃过了早饭,大壮带着手上的小草筐,离开家到山上采药去了,殷九娘在家里收拾地里的菜,似乎都有事情可以忙,只有蓝烟柔自己窝在房里,不知道应该干什么。

    “以前的我,平常都干点什么那?”

    蓝烟柔看着天空,满脑子里都是在像以前的自己,可是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炸开了一样,最后实在有点撑不住了,蓝烟柔才一头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大壮奶奶在家吗?”

    殷九娘还在小菜地里忙碌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连忙抬头看上一眼,一看原来是村长在门外叫自己。

    “村长来了,这是来找我还是要找大壮啊,大壮上山去了,没在家。”

    殷九娘一看村长来了,八成就是没好事,平常村长可不会到自己家来,就是有什么事,也是叫人来通知一声,但是今天突然到家里来,恐怕是来者不善啊。

    “我这一次来啊,是听人说起来,你家来了人,所以过来看看,你也知道村里的人口都是有户籍的,这平白无辜的来了人,我作为村子要是不知道,这说出去,恐怕……”

    殷九娘一听村长的话,明显就是为了蓝烟柔的是来的,八成就是刘家的三丫头又跑到他那去,跟他诉苦了,村里人都知道,这个老猎户家,跟这个村长家,本来就是同宗,算是老猎户的堂哥,平时对刘家的几个小辈也是十分的照顾,尤其是喜欢刘家的三丫头,就好像刘三丫是他的亲闺女一样。

    所以村长一说来查什么户籍的话,殷九娘就知道,这是刘三丫又跑到村长家去嚼舌根子去了。

    “我家确实来了人,可是我的亲戚家来人看看我,这也要向村长报告一下吗?”

    殷九娘对于今天的事,也十分的气恼,毕竟这件事都是刘三丫搞出来的,平常都没什么事,就是这个三丫头跑来闹事,最后搞的全村都不得安宁,所以语气有点不善的跟村长说了一句。

    “那倒是没有,但是我好歹也得知道是什么人啊,要是个通缉犯跑到我们这里,我们可不能姑息养奸啊,这可是关系全村的大事啊!”

    村长来的时候就听到刘三丫说起了蓝烟柔的事,要不是因为刘三丫被打破了鼻子,后来又被她的大哥打了一顿,村长才懒得跑上一趟。

    殷九娘看村长的意思十分的坚决,最后也只能是无奈的到里屋去叫蓝烟柔了,毕竟要是这件事不了结,恐怕以后都没有安静日子过了。

    “丫头,醒醒,找麻烦的又来了,待会儿你好克制住了,不要在跟他人争吵了。”

    殷九娘无奈的叫醒了蓝烟柔,并且告诫她要收敛自己的性子,可是蓝烟柔的性子有可能收敛的了吗?

    但是蓝烟柔还是对殷九娘点了点头,不想殷九娘太难做。

    跟着殷九娘走出来的蓝烟柔,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远处藏身的人,还是同一个地方,刘三丫就像挨打不记事一样,藏在了早上藏身的地方,偷偷的看着这边。

    而村长早已经惊呆了,要不是有点克制,这会儿已经口水直流了。

    “村长,这就是我的远房表妹,前几年也来我家住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家里有点事没有再来,最近身体不太好,被家里人送到我这里,想要调养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就走了。”

    殷九娘也有点看不惯村长那双色迷迷的眼神,直接站在了蓝烟柔跟村长之间,挡住了村长色迷迷的小眼睛。

    “咳咳,我就是想看看,以前的通缉令上有没有见过,你放心吧。”

    村长也看出了殷九娘在防备自己,马上咳嗽了两声,想要缓解尴尬,而蓝烟柔也看到了村长色迷迷的眼神,顿时心中犹如烈火焚烧,要不是殷九娘在面前,蓝烟柔早就上前将这个好色的老头一掌打出去了。

    “那村长现在已经看过了,我现在应该可以回房间去了吧?”

    蓝烟柔实在不想跟这个老头在一块儿多呆一秒钟,最好是在自己没有发火前就赶快消失,但是这个色老头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也只能自己离开了。

    “还不行啊,我着一把年纪了,记性差,实在记不住那么多的通缉令,要不你跟我回村里去,我好好的查查,到底有没有,反正就是走一圈的事,很快就可以了啊。”

    村长一脸不悦的说着,一边色急的伸手就要将蓝烟柔带走,但是殷九娘就在一边站着,怎么可能就这样让村长将蓝烟柔带走那,再说了蓝烟柔也不是泥做的,会没有反抗吗?

    “村长,我这个妹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这样拉拉扯扯的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殷九娘伸手一把推开了村长的咸猪手,然后将蓝烟柔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将蓝烟柔挡在身后。

    而村长被殷九娘的动作搞的十分的气愤,一手指着殷九娘,哆哆嗦嗦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是今天蓝烟柔,他必须要带走,不然自己可就一点村长的威严都保不住了。

    “好好好,你不让我带她到村里去,那我就直接报道官府去,到时候等官差来了,我看你还能照顾她几时?”

    村长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但是脚步十分缓慢,似乎正在等着殷九娘挽留他,迈着四方步子,好像要唱大戏一样。

    “村长何必要为难小女子那,小女子的身体不好,才到姐姐家来修养的,下山到村里走上一趟,在走回来,恐怕就要累倒在路上了,您这是要将小女子往死路上逼啊?”

    村长一听这话有门,马上就转过了头,脸上也同样带着为难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那,实在不行本村长亲自背你下山,然后在将你送回来就是了。”

    “这可使不得啊,使不得啊,我妹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样以后她还怎么嫁人啊?”

    殷九娘一听这个老色鬼又在打鬼主意,马上出来阻拦,甚至有点责怪的看了蓝烟柔一眼,毕竟蓝烟柔的话听起来,明显就是在服软的意思,不然这个老色鬼刚才就已经走了,至于什么官差的鬼话,殷九娘才不信那。

    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想要到县衙去一趟,要跑上两天的路,这个老色鬼还能为了一个蓝烟柔跑上两天?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今天我一定要将这件事搞清楚。”

    村长把脸一寒,板着老脸,斜着眼睛盯着殷九娘,表情十分的严肃。

    “我看,不如叫三丫头跑一趟吧,毕竟已经在门外看了半天了,活动一下,到村里去把通缉令拿回来就是了,省的村长也跟着跑一趟了。”

    蓝烟柔轻笑着,伸手指了指门外的大树,示意村长门外有人。

    而村长早在蓝烟柔轻笑的动作中彻底的迷失了自己的意识,只见蓝烟柔抬手轻轻的一指,好像一罐蜜倒进了自己的心坎儿里,甜的自己好像心花怒放一般,至于蓝烟柔说的派人跑一趟的事,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跑就跑呗,反正不要打扰到自己就是了。

    “三丫头,下山帮我拿朝廷下发的通缉令过来,快去快回。”

    刘三丫甚至都不知道蓝烟柔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就被村长点了出来,然后只能自认命苦的跑下山去了。

    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此时的村长已经抱着门口的大树不断的亲上了。

    “你这是,摄魂术吗?”

    殷九娘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蓝烟柔,想不到蓝烟柔竟然会这样的功夫,自己将大壮交给她,到底是对还是错,甚至殷九娘已经在想自己当初到底应不应该救蓝烟柔回来了。

    “放心吧九娘,我这不是什么摄魂术,只是一点小把戏而已,以后要是有空我可以教你的,只是一种江湖上的小把戏而已。”

    蓝烟柔还真的没有骗殷九娘,对村长用的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只是一点简单的催眠术,现在的村长还在梦境中罢了,只要一叫就会醒过来,但是也就用在村长这样的人身上才好用,要是江湖上的高手,这样的催眠术根本就不够看,就是一般的士兵都不一定对付的了,除非加上一定的药物才行。

    蓝烟柔虽然失忆了,但是有时还会想起一点东西,只是这样的记忆十分的零散,根本具拼不到一块儿,或许有用,但是多半是无用的东西。

    “好吧,我相信你,只希望你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就好。”

    殷九娘盯着蓝烟柔看了良久,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蓝烟柔……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