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8章,倾慕的分析

    倾慕不知道慕亦泽想要清雅入洗髓池。

    他只是联想到慕亦泽夫妇来自M市郊外的青城,前阵子他跟贝拉一起在M市办了案子。

    印象中,慕亦泽夫妇就喜欢做帮亲朋好友、各种关系户来为难自己人的事情。

    所以倾慕生怕是M市某些落马官员的家属找到了慕亦泽,想要他帮忙在圣驾面前求个恩典,给个特赦什么的。

    倾慕摇头,甚至声音都透着不容商量的余地:“我孩子多,沈歆旖身体也不好,我要帮着带孩子。

    再说我与外公多年不曾联系过,外公有事直接跟父皇母后说了,那便是了,不用跟我说什么。”

    冷情地话,让慕亦泽无比尴尬。

    也让凌冽夫妇无奈。

    如果从一开始慕亦泽夫妇偏心的是倾慕,或者待所有的孩子一视同仁,只怕一切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迩迩牵着圣宁,圣宁牵着小五,数字三宝乖巧地跟着倾慕夫妇上楼去了。

    嘟嘟也跟着,还一边走一边摇头晃脑的,仿佛天生就该如此跟着。

    小小的身子走出去没两步,却被倾蓝笑着抱回来,亲了一口:“傻孩子,爹地妈咪都在这里,你往哪儿跑呢?”

    嘟嘟抬头望着倾蓝,柔软的小手圈住了倾蓝的脖子。

    好吧,今晚跟爹地妈咪一起睡。

    洛杰布夫妇甚至没跟谁打招呼,直接乘电梯上楼休息去了。

    而倾蓝望了眼大殿里的人们,微笑着问:“外公,父皇母后今日刚来,想必辛苦了。

    你有什么事情不如跟我先说说?”

    蒋欣就怕倾蓝傻乎乎的,心疼清雅不愿意她入洗髓池,又或者不好意思跟倾慕再开口什么。

    蒋欣觉得,洗髓池就在那里,借不借对于倾慕又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清雅入了一次,就可以改变清雅不能生育的命运。

    于是她坚定摇头,对着倾蓝道:“你跟雅雅赶紧带着嘟嘟回房去,没你们什么事儿!”

    清雅含笑走上前,拍了下倾蓝的背:“Sky,一定是外公外婆许久没跟母后见面,想女儿了呗。

    我们先回去吧,明日还要宴请宾客呢。”

    凌冽却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比如他的眼一直落在孙伟成跟卓然的身上,总觉得里面值得深究。

    听见他们的对话,他侧过身轻缓地望着慕亦泽夫妇:“岳父岳母还是先回房休息吧,我跟孙部长有话要说。

    半个小时后,我再带着小乖去你们房里找你们就是了。”

    说着,想着今日忙完还要再面对岳父岳母,凌冽又有些抗拒。

    于是望着慕天星:“或者,有什么事情你跟岳父岳母先谈着。

    回头我跟孙部长他们聊完了,你再回来跟我说。”

    慕亦泽显然也疲于应对凌冽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

    跟蒋欣对了个眼神,他望着女儿:“天星,走,跟我还有你妈妈回房间去。

    我们先谈,然后你回去跟陛下说也是一样。”

    于是,卓然孙伟成跟着凌冽回了书房;而慕天星跟着慕亦泽夫妇回了房间。

    卓然还在凌冽的示意下专程请了倾慕过去。

    书房里,大致情况如实禀告,凌冽跟倾慕全都明白:孙伟成被设计了。

    孙伟成万分忐忑地望着书桌前静坐的尊贵天子,努力镇定:“陛下,是下官无能,让人钻了空子。

    还请陛下责罚下官。

    下官失职,在陛下抵达的时候脱离自己的工作岗位,实在不应该!”

    卓然却是非常惋惜地道:“这姑娘想上位,想做部长夫人,却也有些太心急了。

    她若是等着明日府中宴会,孙部长喝多了,那种情况下都比今日更好成事。”

    毕竟男人醉酒后什么模样,男人自己都不记得。

    如果真的能发生什么,然后宁国高级官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只能枪毙。

    姑娘这时候求情说她跟孙伟成两情相悦,才能救孙伟成一命。

    所以,如果是明日宴会趁着孙伟成酒醉来点什么,孙伟成更容易为了保命而就范迎娶她。

    孙伟成听了这话,却是惊得一头的汗:“别!这辈子除了小玟,我谁也不娶!”

    他抬手擦擦汗,心里打定主意:回去就求婚!

    求了婚就再也不跟小玟分开了,往后再有什么出差之类的事情,全城带着小玟!

    倾慕也觉得蹊跷:“孙部长,这宫人是你亲自从宫里选了带出来的?”

    “对。”

    “你之前有没有跟她接触过,或者给过她你可能喜欢她的错误信号,让她误会?”

    “绝对没有!我向天发誓!”

    “你午睡的时候直接昏睡过去,一直睡到然叔带着府医去就醒你?”

    “是!”

    “可有验过尿?”

    “验了,没有任何药物踪迹!”

    倾慕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问的卓然跟孙伟成有些懵。

    而倾慕却是跟凌冽对视了一眼,拧着眉头,有些凝重地道:“这宫人该不会是特工吧?”

    此言一出,孙伟成舌头都打结了:“这、这、这是我……我从宫里带来的,这……”

    卓然也是惊的钲圆了眼珠:“殿下何出此言?”

    倾慕缓步走到沙发前坐下,端起面前的热咖啡尝了起来,暖暖心神。

    才来王府第一天、王府正式的乔迁之喜还没有举行,府中已经有特工混进来,简直太可怕了。

    喝了一整杯咖啡压压惊,倾慕这边舒缓从容,可是卓然跟孙伟成快吓坏了:“殿下!”

    倾慕深呼吸,抬头望着他们:“没有药物,让你深度昏迷,只有催眠。

    催眠一个人的时候,先让他想起自己心爱的姑娘,这是最容易让人心软、放下警惕的时候。

    所以你会梦见小玟,然后沉沉睡过去。

    一如然叔所言,明日其实是最好的机会。

    这宫人如果真的想要上位,不该如此心急。

    她如此心急,只能说明一个原因:时间紧、任务重!

    有人给她的期限就是到今天为止,让她已经没有办法拖到明天,她只能拼了。

    当一个人处心积虑、有所准备、精心布局、万事具备,然后对你下套的时候,那简直可以用志在必得来形容。

    但是,当一个人屡屡对你下手却发现你警惕极高不容易下手、她自己还时间紧迫、任务严峻的时候,那只能用放手一搏来赌一把了。

    不是她水平不够,是时间不允许。

    而孙部长的位置,是最接近宁国皇室一切家务琐事的位置,做孙部长的枕边人,自然可以得到不少相关讯息。之前的宫人该是遭了毒手,这个,定是特工!”

推荐阅读: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大道朝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